88hash xocsgo fateskins
88hash xocsgo fateskins
xocsgo优惠码6666首充+增加5%

2021年绝对是flamie人生的一大转折点,从NAVI的首发阵容换下后让他的未来充满了不确定性,虽然遭下放后沉寂了一段时候,但不久后重回赛场,并参加NAVI Junior。

HLTV在WePlay青训联盟S2比赛期间为flamie做了一次采访,在采访中讨论了关于他如何看待自己被主队提换等问题:

问题1:你被NAVI下放那段时间做了什么

Flamie:刚开始的2个月我一直在等待,我在看新阵容的结果如何,如果结果不随人愿,那么我就有可能重新返回队伍,所以那段时间我一直在等待,平日里打打平台。之后我休息了一个月,我完全没有碰CS,想借此调整下我的心态,然后Ami(青训教练)联系了我,他告诉我青训联盟赛要开打了,但是他们的阵容目前有问题,需要一个人填补空缺,他说这会有助于我,我可以借此得到一些比赛经验和动力,而不是整天无所事事,所以我大概空闲了3个月,然后和Junior的小伙子们度过了3个月。

问题2:很多玩家认为目前NAVI的阵容是史上最好阵容,你如何将这个新团队和你以前所在的团队做比较?

Flamie:当然,从结果和发挥水平看,这确实是NAVI史上最好的阵容,但是要我拿俩者做比较这很难,俩者有很大的不同点。

我们之前也看到过其他队伍的巅峰时期,而现在的领头羊是NAVI,这真的很棒,我为他们能成为这样一支强队感到高兴,他们赢得了大满贯,然后是Major,实现了他们设定的每一个目标。

问题3:老NAVI需要什么才能达到如今NAVI的水平?

Flamie:Zeus和Edward加入后我们经历了很多个阶段,我们有几次离冠军真的是咫尺之遥,但我们总是缺少一些东西。在某段时间中,是我们与Astralis争雄,我们赢了三场比赛,他们赢了几场,然后我们还有非常重要的赛事:ELEAGUE Premier,FACEIT Major,可惜的是我们都没能笑到最后,然后Astralis时代开始了。也许,如果当时我们赢得了这些赛事,我们就可能达到如今NAVI的成就。我们究竟缺少什么?也许...

问题4:(延接问题3)恕我直言,是Edward和Zeus,还是火力值的问题?

Flamie:都有可能吧。但总的来说,当时我和electronic的表现也算不错,s1mple的状态则特别棒。我们队伍中有年龄大的也有年龄小的,这或许导致我们不得不付出更多的努力。在赢得几场比赛后,我们放松了一点,这可以从我们的比赛方式中看出。然后我们发生了一些冲突,团队失去了凝聚力,最终分崩离析。

你永远不知道你到底错过了什么。你看看你的错误,分析你的比赛……但我不知道原因是什么,我不想把责任推到任何人身上。如今我也遇到了一些问题。坦率地说,队伍在我被替换后就开始取得胜利,我知道大伙的会怎么想。

问题5:你说你犯了错,你觉得你做错了什么?

Flamie:也许不是...我也不知道该这么说,可能也没问题。但是最近我感到倦怠,我没有正确的动力...可能也不是动力,因为我还有动力。我只是觉得我没有力气去做,当你连续6年为同一支队伍效力时,就会发生这种状态,你经历了低谷,你要么解决掉麻烦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,要么就是深陷泥潭无法摆脱心魔。

我觉得我的压力太大,我无法完全处理掉它,我变得很敏感,我不想听到其他人对我的任何批评,此外,当你为一支受玩家高度关注的队伍效力时,其中一些人就会在网上说你的坏话,我看到这些评论一般都会试着别去想,然后去心理师那开导,但这也不是100%有用。我觉得被换下来的结局对我来说是最好的,当然对NAVI来说也是不错的决定,因为他们拿了N个冠军,老实说,我对游戏的心态还是十分积极,没有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,我需要休息一下思考下,想想我要什么,另外就是我需要摆脱一直以来在我身上的压力。

问题6:你对你在NAVI期间取得的成就感到满意么?

Flamie:我很满意,我们赢得了很多比赛,但是我们却输掉了3场Major决赛...这将永远留在我的脑海中,有时候我会想,如果我们多做些准备,或者运气再好点,或许事情的结果就不同了,但无论我想什么,事情都已经发生了。当我刚加入时,团队也开始了连胜,我能感觉到我是团队中帮助取得这些成绩的一员,我们每个人都充满自豪感,即使那是在2015年,在这六年中,我们的成绩高于平均水平,既不是最好也不是最差,是高于平均水平。我们总是名列前茅,甚至有一段时间是排名第一的球队,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回答是肯定的,我们做得很好。

问题7:你曾经被问到过哪一场MAJOR决赛是最难的,当时说是DreamHack Cluj-Napoca吗?

Flamie:坦率地说,我不记得了[我回答了什么],我现在会说是MLG哥伦布决赛,那第一个拥有100万美元奖池的Major,围绕比赛进行了更多的宣传。我们在那次Major的感觉......在Cluj上我们和Envy都打得很好,我知道我们能够走到最后。为什么我会说Cluj——当我们知道Dust2将是第三张地图时,我认为他们在BP上犯了一个错误,鉴于我们当时的成绩,我们对Dust2和Train的准备工作非常有信心。我们以CT方在Train上以12-9领先,当时这图是张大CT图,很难打破这种地图屏障...我们没有为古堡做特别多的准备,但在比赛时我们却一团糟,当时我们希望能将比赛拖到决赛图,我们希望能在Dust2反败为胜。

在MLG Major上,情况更加艰难,因为我们达到了最佳状态,我们充满激情,我们正在为赢得那场Major做好准备,因为……我不知道为什么,但当时Major之间的间隔时间很短。我们输掉了决赛(在克卢日),几个月后又发生在我们身上。现在的比赛间隙较之前要长了很多。

在MLG上,我们赛前做足了准备,状态也很不错,并且在决赛前轻松赢得了所有比赛。此外,我们在决赛的第一张地图上以 11-3 领先,但最终输掉了比赛。不幸的是,当时我们没有心理学家,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。我们那时候还年轻,我们完全没有想到第一张图会输,所以我们心态崩了。到了第二张图,我们完全没了斗志,以2-16输掉了比赛。现在回顾那场比赛,我知道如果我们从心理角度做好准备,第二张地图的结果会有所不同。我们无法反抗,因为我的心态崩了,其他人的心态也出现了问题,这就是为什么我说这场比赛最令人感到痛苦,因为我们还没有开战就已经失败了,这点一直让我耿耿于怀。

至于与Astralis的Major决赛,由于紧急原因,我们并没有真正为那场Major做好准备。我至今都没有……我们赛前压根没有指望能进入决赛。我的意思是,我们内心还是希望我们能赢,但我们也知道我们很有可能会在比赛中表现不佳。实际上我们打的确实非常糟糕,但是我们还是打进了决赛,结果输了,但好在我们不像以前那么难受,这点我记得很清楚。

问题8:你被下放至替补席位后,B1ad3在接受采访时说,没有什么能帮助你重回正轨,即使是心理学家......

Flamie:这是他的见解。我花了很多时间配合NAVI的心理学家,我认为这对我有帮助。但正如我所说,压力太大,我很难应付,再加上队伍内部压力越来越大,气氛越来越差,大家都觉得队伍需要改变。

我不会说心理师对我没有任何帮助。我认为我们的两位心理学家都做得很好,有时候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前进,以 BLAST [Global Final] 为例,这是我们一起赢得的最后一场比赛,我们在比赛中遇到了一些比较艰难的比赛,但从心理上来说,一切都很好。

我认为这只是他的意见,它有权存在,如果你问我,我会说心理学家帮助了我,但这还不够。我打得不好,有压力,我无法摆脱这些。我无法完全解决心理问题,可能有其他人处理了它,但对我来说并不容易,我的士气越来越低落。

问题9:我想问问你在Entripiq担任替补一事,但据我所知,实际上并没有替补选手前往参赛

Flamie:我猜应该有些人还是去了的,我觉得pasha可能就去了。主要原因是Major有一条规则,那就是每支队伍都必须有一名替补队员。当时hooch联系我说Lack1无法获得签证,而他们仅剩两周的时间,所以他问我是否可以在必要时参加比赛,我说我可以,因为我有签证(当时如果你是俄罗斯人确实很难拿到签证),然后我去接种了疫苗。我就像一个“备用计划”,如果有人生病或者Lack1无法参加就我上。

问题10:可如果在比赛中有人必须离赛换人该怎么办?

Flamie:我也很担心这个问题,我们在Major的第一天抵达基辅参加集训。理论上最坏的情况是:一名选手出局,我马上乘坐第一班航班前往,赛程重新排,以便我能及时赶上,大概就是这样了。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……不过这个流程是所有队伍都可以用的,正如你所指出的,没有替补选手过去,我觉得所有替补都待在家里。

问题11:WePlayS2是你自IEM Katowice2020以来的第一场线下赛,有感觉到比赛难度有所下降么,还是说这些年轻人很难对付?

Flamie:我不觉得有降低。我一直都很喜欢线下赛的氛围,当没有线下赛可打时,我就会去网吧打一些小型的线下赛,我在17,18,19岁时以及在NAVI期间也是这么做的,我一直都喜欢线下赛的感觉。

当然,这里的比赛水平比一线要低,但是他们也打了很长时间的CS,且他们对比赛充满热情。这场比赛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,他们需要发挥出最好的水平,他们代表着各大俱乐部,对他们来说,这是一个证明自己并获得晋升的机会,最简单的例子就是B1t。对Mouz的队员来说,这是一个加入MOUZ主队的绝佳机会。另外,NIP和BIG青训队也参加了本次比赛。不过NAVI的队员相比较这些队伍来说加入主队就要难得多。总之,这里的所有团队都充满了专注和积极性。

这次比赛氛围特别棒,昨天我们和MOUZ比赛的时候,他们大声呐喊,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体验过这些了。即使在卡托维兹,当时情况与现在不一样,我们从房间赛开始,然后在季后赛期间没有现场观众。说实话,这里的舞台让我想起了ELEAGUE,现在仍旧是记忆犹新,我非常喜欢ELEAGUE Major,那是一次很棒的经历。总而言之,我很高兴我决定参加本次比赛,能与队友一起线下比赛——总比在家里什么都不做只玩 FACEIT 好。

问题12:说到这里的打法水平,是不是更像2级/3级或者更低?

Flamie:就我目前所见…… BIG属于刚刚起步,NIP中等,MOUZ打法简单,但拥有非常强大的个人选手。我认为他们的一些选手已经可以参加一线比赛并与顶级队伍对抗,他们现在正在证明这一点。你可以看到他们有很强的目标性,他们很了解比赛,并且知道如何在劣势的情况下拿到胜利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在直播时听过他们几次队内语音,他们交流得非常好,尤其是沟通是CS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。再看看他们的成绩,他们最近打败了很多2/3线队伍,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Gambit的影子,虽然他们没有像Hobbit这样经验丰富的老将带队,但他们5人年纪轻轻就实力不凡。

我对NIP的情况并不了解,我们败给了他们一场,他们目前状态还算不错,每个人都有自由交火权,队伍肯定是有潜力的,但还达不到一线。我和教练ami看一线比赛时,注意到一线队伍的不像青训队会经常使用手雷。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选择快速且简单的战术。

在这里每个选手都积极投入到比赛中,部分选手的训练时间是一线选手的3倍。Mouz比这里的队伍的水平要高出一截。另外,我注意到青训队伍通常都是按既定战术比赛,把他们在俱乐部中所学的作为比赛中的参考。而在一线比赛中选手们一般都靠经验,所以他们比2/3线队伍要更加灵活。(青训队还是缺少经验,过于死板和紧张)

问题13:和年轻选手一起比赛的感觉如何?你的知识和经验是否让你成为队伍权威?还是说你们是平等的

Flamie:刚刚入队时,我能感受到我的加入对他们而言是个非常重要的时刻,他们非常尊重我,对他们来说我就是他们期待加入的下一个阶段,不是从游戏的角度来看,而是基于我的经验。我们很开心能一起参加这次比赛,这是我的第90场线下赛,而他们总共只参加了 4 场比赛,所以他们当然很尊重我,我感受到他们的支持。另外,如果我指出他们的错误或者说在某些情况下如何打得更好,他们会仔细倾听,从不争论,他们也喜欢和我一起玩。

问题14:你的线下赛经验是所有在场青年选手总和的3倍

Flamie:(笑)当然,这是青训比赛,他们才刚刚起步。当我和他们一样的时候……他们几岁了?16还是17。我从 16 岁开始参加正式比赛,然后我加入了 HellRaisers,我记得在我14岁还是15 岁时,我和OverDrive一起参加了我的第一场线下赛。

我能看到他们眼中的激情。如果我告诉他们犯了一个错误,他们想让我再多说一些。经验丰富的队友一般在这种情况下会和你争辩,而年轻球员总是会选择倾听。他们会先听懂我说的,然后分享他们的想法,至少我们团队中是如此。我很喜欢喜欢和他们一起玩,在某种意义上说我也是在向他们学习。他们向我展示了新的道具投掷和战术,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。

问题15:在你离开NAVI后,ceh9说像你这种水平的选手需要机会证明自己,而目下你的表现却无法证明,他说的是真的么?

Flamie:差不多。回看过去几年的人员变动,这种情况时有发生。至于我,我不知道,我还没有收到来自顶顶级队伍的报价邀请。现在年轻选手越来越吃香,俱乐部现在更愿意引进17或18岁的选手。超过23岁你的机会相对而言会小点,虽然23岁的年龄并不大,但在CSGO中可以算是“老手”了。

我最近表现不佳,所以那些队伍不太愿意冒险找我,另外,我的状态也很不稳定,再加上我并不是自由人,后面自由了(笑)...好吧,现在我希望我能有机会证明自己,我们拭目以待。

问题16:FaZe 的分析师innersh1ne也表示,你需要像Zeus这样的队友才能发挥出最好的自己,你是否同意你需要一个像他这样强大的队友,或者你可以一人扛起旗帜?

Flamie:我不能说我非得需要一个强大的队友,但当我回看以前的情况,确实,当我有像他这样的队友时,我处于最佳状态。第一位是seized,他在游戏中帮助了我很多,他为我的发挥做出了特别大的贡献:丢道具,做我的敢死冲锋队等等。总的来说,他做出牺牲是为了让我打的更好。之后Zesu加入,他做了同样的事情,他只关心队伍成绩,对自己的个人数据完全不在意。而现在很多玩家只关心个人数据,这是个问题,他们不想在比赛中做出牺牲,他们总是想让自己的数据漂亮。[Zeus的行为]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这样做,在生活中Zeus也为队伍提供了大量帮助,如果我们有什么问题,他会让我们振作起来,让我们重新充满活力,在他离开后我们再也没有遇到像他这样的队友,队伍也变成另外一支队伍,更加有条理。

不过我不会说我一定需要……我想在这么多年后,我可以在没有像他这样的队友的情况下做得很好。我准备好扮演任何角色,不管它是什么,所以我相信我一个人可以做得很好。但是如果我有这样的队友,我还是会很高兴,因为它可以提高你的个人表现,在某种程度上,后来我成为了这样的球员。

问题17:让我们谈谈你在CS的未来,你想留在独联体,还是愿意考虑其他赛区的offer?

Flamie:我接到了几个邀请,一个来自欧洲,一个来自独联体。后来我考虑后,我还是更偏向留在CIS,因为我没有经常玩FPL这些平台,我的意思是,我会说英语,但是在CS中……我最近读了一篇文章,其中说冠军都是纯母语队。而在Dota 2中它不那么重要,很多冠军都是国际纵队,在CS中……过去的FaZe确实有问鼎之相,除此之外只有少数国际纵队取得不错成绩。所以我想留在独联体,但我还是准备考虑来自北美、欧洲、亚洲的报价......亚洲的可能性不大。所以北美和欧洲是我第二和第三个选择,以防我在独联体中找不到工作。我其实很想在美国打比赛,我非常喜欢美国,但遗憾的是,现在北美队伍少了很多,除了Liquid以外我想不到我可以加入哪支队伍。

问题18:如果找不到好的offer,你会考虑做主播吗?

我还想继续打CS。我觉得我还可以在顶级赛场上发挥作用,我只需要付出努力。如果有机会,我会尽一切努力使用它,但如果事情不顺利,我将需要考虑我的未来,直播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之前我经常会看到他们在我的动态下询问我是否会直播,其实我不太喜欢直播一行。但实际上,独联体的很多玩家都支持我并要求做直播。所以也许我将不得不[沿着这条路走下去]。希望这不会发生,但如果我的CS事业不顺利,它就可能会发生。

另外,有一件事是肯定的,我不会去打VALORANT,因为我不喜欢这个游戏。另外一种选择可能就是分析师......老实说,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在我快30岁时发生。现在我还年轻,有的动力,我想我还没有退出一线水平。

Flamie有望摆脱梦魇么?你觉得他会加入那个赛区